一杯奶绿

Follow me, to my dream.

【BTS】情人節賀文/I pray.《95/柾泰》

*神父&基督教徒
*繁體字
*段子
*be
*小學生文筆
*情人節就是要吃玻璃渣啊,不然要幹嘛

金泰亨,你的名字是金泰亨。

那個總是早到半小時的人;總是坐在最前方,用閃著光芒的眼睛對著我笑的人。

你的眼裡是一片銀河啊,純淨而又美麗,星星般的瞳仁總令我不自覺的陷入。

和你對話時才知道,我們是同年生的朋友,這樣是否會與你更親近呢?

明明我才是那個離天父更近的人,卻總覺得你的身後有著天使,令人想靠近、卻又怕玷污了你。

不,你便是天使本身啊。

當你眨著那雙大眼問著我:「智旻啊,我喜歡一個男生...天父會不會懲罰我?」

我恨自己所說的一視同仁、恨自己不懂得挽留、恨自己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你離去。

我發現對你那不一樣的情感時,你已經帶著那男人來見我了。

「智旻,他是田柾國。」

他也很好看,是十分的好看。

但不足以匹配你的美貌啊,你可是天使。

你應該很開心吧,個人頁面上滿滿的都是你歡笑的身影。

我決定了。我願當那默默為你祈禱、在你身後祝福的人。就算永遠——永生永世將不被發現。

我依舊站在這裡、向天父祈禱。

祈求你平安、祈求你快樂,祈求你記得,這裡還有一個肩膀給你靠。

求主俯聽我。

【nu'est/wanna one】走吧去沖繩《黃豆》上

專業卡deadline,由於沒時間寫了所以變成上下(喂
主黃豆,微湖原(真的只有一點點所以不標了)
剛開始認識新東方人設偏離米安TT
小學生文筆請多多指教
以下正文

「哇啊起飛了起飛了旼泫你看!」
「鐘炫阿…其他人都在看呢…」

黃旼泫無奈的看著身旁露出驚訝表情、整張臉幾乎貼上窗戶的金鐘炫,無奈卻寵溺的摸著他的頭,一邊對著穿著西裝的商業人士們點頭道歉。

今天是他的生日,公司在昨天特別讓他放一個禮拜的假回pledis跟nu'est成員敘舊。豈知一打開門沒有想像中的歡迎趴,只有自家男友手拿著機票睜大水汪汪的眼睛望著他。
「鐘炫阿…這是?」
「我們去沖繩玩吧^^」

黃旼泫想也不會想到,金鐘炫第一次訂機票就訂了最貴的頭等艙,刷的還是自己的卡。
久違的兩人世界一開始就是付錢,他雖然心疼自己的錢包還是答應愛人的血拼之旅。
他開心就好,黃旼泫心想。

[咖透!]
(新東方帥哥們)
77是男子漢:黃旼泫金鐘炫你們在哪裡?!我買好披薩要慶祝了欸(生氣表情)
粉紅小公主白虎:他們去度蜜月了吧鐘炫說他要去沖繩(無奈表情)
阿龍是最小的忙內:經紀人哥會罵死他吧明天要錄新歌說==
(以下屏蔽101條訊息)

***
(碗裡又拿碗)
金·瘋子笑聲·在煥:旼泫哥回pledis了吧…鄭世雲什麼時候會來找我啊啊啊
桃子桃子桃子God:別作夢了哈哈哈
打版大人Ong:別作夢了哈哈哈
小雞冠霖:別作夢了哈哈哈
金·瘋子笑聲·在煥:忙內什麼時後會這麼多單詞的( ゚д゚)
小雞冠霖:旁邊有+1阿…

一下飛機,手機瞬間響起提示鈴聲。黃旼泫和金鐘炫不約而同的拿起手機查看。
「我可以屏蔽他們嗎…」語畢,黃旼泫按下了屏蔽此群組。
一旁的金鐘炫則是直接關機,扭頭對黃旼泫說「我們走吧!」

餘暉下的情侶肩並肩走著,黃旼泫的大手悄悄的碰著男友的小手。金鐘炫發現後便理解他的意思,手與手十指緊扣,走向前方。
TBC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BTS】短/not today《霜花》

號錫哥…你明明說過…

不會是這一天的…

***

鄭號錫離去彷彿是幾天前的事而已。

三年前,在鄭號錫檢查出絕症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防彈,離開他那有著許多回憶的家。

在他離去後,防彈便解散了。

防彈是不能缺少任何一個人的。

不知是誰曾經這麼說過。

解散後的大家,雖然各奔東西,但至少都留有彼此的電話號碼,除了鄭號錫。

但是,鄭號錫卻永遠刪不了在電話簿第一列的名字。

金泰亨。

他放不下。放不下他暗戀已久的男人。放不下他在他耳邊說的每一句話。放不下在離開前他說的那句話。

——號錫哥快回來,我會等你!

儘管早知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他卻總是在私聊裡面跟他說他沒事。而金泰亨也傻傻的相信,直到他在公園裡看到鄭號錫倒下……

在那之後,金泰亨便堅持要陪鄭號錫去醫院做治療,而後甚至直接住進他家就近照顧。

雖然撐過了將近三年,但鄭號錫早就知道自己絕對無法撐到完整的三年。眼見自己醒來的時間越來越短,他只能一再要求醫生別跟金泰亨說。

出事的那天是鄭號錫的生日。

在金泰亨的苦苦哀求下,醫生終於允許鄭號錫出院一天。出門前還要金泰亨密切注意鄭號錫的狀況。

金泰亨隨意的點點頭便推著輪椅帶鄭號錫到遊樂園玩。

夕陽西下,在遊樂園旁的堤防邊,鄭號錫不斷的請求金泰亨讓他下輪椅走走。

“泰泰,拜託嘛!”

“可是醫生說…”

“放心,不會是這一天的!”

“好吧…”

他扶著鄭號錫小心翼翼的站上堤防,牽著他的手漫步。

“泰泰…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啊?”

“你先放開我的手,我要自己站”

“那…號錫哥拜託你小心喔!”

鄭號錫挺起虛弱的身子,眼神憂傷的看著他,嘴角掛起一抹與眼神不協調的輕鬆微笑——

“泰泰,我愛你,愛上你後,我的人生沒有遺憾了”

話畢,他眼睛一翻,身子軟了下去,從高聳的堤防邊摔落地面。

金泰亨愣住了,過了三秒後才趕緊跑下去,抱著早已血肉模糊的鄭號錫的屍體,眼睛怔怔的看著,一滴一滴的淚從眼裡低落。

“號錫哥…你明明說過…不會是這一天的…”

***

由於完全沒有聯繫,防彈的其他成員也是在看到報導後才知道他們的舞蹈隊長已經永遠離開了。

而在他們接回金泰亨後,他們發現他徹底發瘋了。

根據路人說的,在救護車來後,金泰亨還是緊緊的抱著鄭號錫不放,直到他發現手中的東西後,手才緩緩鬆開。

那是一隻小馬的玩偶,微笑的表情跟鄭號錫竟有點相似。

“號錫哥,原來你在這裡呀!”金泰亨咧起了四方形嘴,笑了出來。

從此之後,他去哪裡都帶著那隻玩偶,每天跟它對話,跟它玩,還煮飯給它吃。

這就是創傷後遺症,要痊癒,只能靠自己的心理輔導,但金泰亨的心靈其實是沒有那麼強大的。

後來,金泰亨自己搬了出去,成員一直找不到他。

而在光州一個公園的角落,擺了一個小攤子,專門賣吉拿棒的。

儘管大人都說那個攤子裡的帥氣老闆瘋了,小孩還是很喜歡去找他玩。

直到某一天清晨,那個攤子竄起了火花,所有物品一瞬間成為灰燼。

包含金泰亨的骨頭。